陈皮自述。虐梗,慎入。

没想到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好满足(灬°ω°灬)

上官菠萝:

语c群神剧情的产物,码了个陈皮小剧场。人物ooc慎入慎入!


陈皮视角

三娘也不知是怎了,这点小伤,大惊小怪。

等我回了红府的时候,刚进大门,就看到了副官在大厅跪着。

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

我跑过去。这小子,不会自从我受伤了就一直跪在这吧。

他抬头看了眼我,大厅里太黑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陈皮”他唤我。“把你弄伤了是我不对,我在这里向你师父赔罪。”

“赔什么罪”我急了,拉起他“跟我走”

副官就由着我拉着他往门外走,许是跪得太久了,刚起身的时候有点踉跄差点摔倒。我有些心疼,虽然他不爱我,但我也不想看到他这样。

已经是深夜了,街上一个人都没有,他也不说话,静静的站在我对面,我看着这个男人,他的眼睛真好看。以前听别人提起过,张家的副官是正宗的桃花眼,眼中含情却是贪恋不得的。鬼使神差的,我拉过他的领带,就吻了上去。

突然,张启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下把我推到一边。“陈皮,我张启山的人你也敢碰。”说着就要冲过来打我,我看张启山的样子,眼睛里全是怒火。

“佛爷,”副官赶紧拉住了他“我和陈皮没什么,佛爷你别生气。”

呵,当然没什么,你的人你的心都给了张启山,我跟你还能有什么。

师父和师娘听到了我们的争吵声都跑了出来。看到张启山也在,他们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。

“佛爷,陈皮如有得罪我二月红向你赔礼了,不过你想教训他,我这个当师父的就不敢让你代劳了”
“是啊,佛爷。陈皮还是小孩子,性子还倔。不过这件事也是副官有错在先,陈皮对他的心意大家谁都知道,副官无意也就罢了,还打伤了陈皮,这事无论如何,也说不过去啊。”

师父师娘平时对我严厉了点,但在外人面前,从来都是偏袒我的。

“二月红!”这个张大佛爷是真的生气了“管好你的徒弟,别让他没事出来乱发情。”

师父的脸色很不好看,与张启山相交多年,从未听他说过如此难听的话。

我看向张日山,他在旁边,一言不发。

突然,师父回过身就甩了我一巴掌。我被打的有点懵,半天才回过神。师父虽然原来在我不听话的时候罚过我却从来没打过我。

呵……果然有张启山在,我陈皮就什么都不是……

张副官还在拉着他的佛爷,张启山就顺势回握住了他的手。这两个人,同样绿色的军装,站在一起还真是般配。

我看着张日山,一步一步向他靠近。他也紧盯着我,生怕我把他的佛爷怎么样了似的。

我一把夺过他腰间的枪,论武功,我虽然逊色了点,但是他们俩现在手把着手,更没想到我会突然抢他的枪,轻而易举就得了手。


这枪可真沉,上面还依稀沾着副官身上的味道,真好闻。

如果张启山死了,那副官会不会跟我在一起?我如是想,就把枪对准了张启山。

“你干什么,陈皮你疯了”副官有点急,好看的眉眼都蹙了起来。

“不干什么”我放慢了语速“就是想杀了他。”

就像我预料的一样,副官果然马上就挡在了佛爷身前。为了他,你死也愿意吗?

“陈皮,”副官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直到枪口抵上了他的额头“开枪。”

“张日山,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开枪吧。”感觉有眼睛有点干涩。“我问你,从前你与我的种种对你来说,只是玩笑吗?”

张启山有些慌了,掏出了手枪,对准了我。“陈皮,你把枪放下。”

“我张日山什么时候戏弄过人,”他看着我,眼神深邃,就像他从前看我的样子“开枪吧。”

是啊,张家的人从不戏弄别人,原来一直……都是我自作多情,真是可笑。

“好啊,你想死,我成全你,这是你欠我的。”拉开枪栓。


手有点抖,面前这个我用尽了力气去爱的男人,我如何能下得去手。无力的放下枪,我靠过去,一下吻上了他的唇。眼泪不自觉的就掉了下来。他的唇很柔软,我怕我再多呆一刻就舍不得离开了,用尽了力气推开他。

“张日山,现在开始,你不欠我了。”

我举起手枪,对自己的太阳穴。开了枪。

真好,以后,心再也不会疼了。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57 )
  1. 威廉王子上官菠萝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感谢皮皮把昨天的剧情写了文,开心😊
  2. 一美的二鲨上官菠萝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引一曲微尘迁上官菠萝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orz
  4. 两只村口一棵草上官菠萝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没想到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好满足(灬°ω°灬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