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启月/启副/副四】霍三娘自戏【新人文渣】

语c群神剧情产物,霍三娘视角,重度OOC,私设如山,慎入!!!

这房里站着的,坐着的几人,一个个儿的,都面色清冷,周身散发着与这炎热夏季格格不入的寒意。

我有些怕了,但更多的还是愤怒。

我竟不知,他张启山何德何能,坐上这九门首位,处处压我霍家一头。又何德何能,明明将真心一分为二,却又偏偏能得到两个人的拼死相护,让陈皮的情意被弃之敝履。你们说说,这世上,哪儿有如此不公的道理。

可这江水东流,时光飞逝,事情有个头,也得有个尾。张大佛爷三盏天灯迎了尹小姐过门,也曾拼死相护强留了副官在自己身侧。这一桩桩一幕幕,欣喜,爱慕,倾诉,挣扎,绝望,痛苦,偏偏都从这不大不小的房阁里漏出来,一滴一滴打在门口石阶的青苔上,你听

——滴答,滴答,滴答。

他们站在一处,连接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,让人猜不透,摸不清——这一切都仿佛一个怪圈——理不清,解不开,让人不知该从何下手。

那天下午,张启山来红府叫刚过门没多久的尹新月回家——“吃完面就回家吧,一直麻烦二爷夫人像什么样子。”新月坐着没动,陈皮却是站了起来,谴责起了张启山的三心二意,许是被昨儿个晚上的事刺激到了。想来也是,陈四爷倾心张副官在九门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我坐在沙发上,瞧着眼前这出好戏,冷不防地开口道:“若是三娘没记错的话,当年张老爷子曾留下过一纸婚书,指名要张启山和张日山结成连理。那么敢问佛爷,这婚书现在在哪儿?”

新月脸色一白,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启山,似乎是想说些什么,却没能开得了口。我叹了口气,心想:抱歉了新月,三娘不过是一介女流,每日所想的也不过是如何把这长沙的水搅得更浑,再以此为霍家谋利罢了。

张启山却是眉头一皱,动怒了。真是好笑,他张启山才是错了的那一个,有什么资格在这儿问我意图何在?心里这么想着,表面上却是一脸惋惜:“佛爷这是何意?三娘只是看不过新月的痴心错付,能有何企图?”呵,是出好戏,可惜少了个主角啊。

“佛爷,”啧,你们瞧,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“佛爷,属下见佛爷和夫人太久没有出来,所以进来看看,请佛爷责罚,”我轻笑,看着跪在张启山面前的副官道:“我先前竟是不知佛爷的副官这么会关心人啊,还是说,这份心思只是对佛爷一人呢”

陈皮皱眉,竟是恼了,拉过我的手臂:“三娘!你不要再说了!”呵,陈皮啊陈皮,亏你还是九门四爷,你以为只要对他好,他便能看到你了?!真是笑话!我冷笑一声,对张日山道:“这俗话说得好,一山不容二虎,更何况你区区张府,谁去谁留,还是早些决定为好。”

张启山刚要张口,却不想被自己的副官抢了先。呵,你们瞧,作为九门中人,就是如此身不由己,我们这些人从生下来就注定要为家族付出一切,包括自己的婚姻和生命,哪怕他张启山的副官亦是如此。

陈皮听到他的回答后,便夺过我腰间的枪(不要问三娘为什么有枪你们知道她有就好了管那么多干嘛23333)对准了张日山,好似疯了一般口口声声质问着昔日的情谊。果然,世人都道这九门的陈四爷为人处世最为毒辣,甚至冷心冷肺,却殊不知这光鲜面具底下的东西,早已千疮百孔,不堪一击。

只听两声枪响,眼前是一片刺目的红色。

从此长沙九门,再无陈皮阿四,再无张日山。

呵,你们瞧,原来这怪圈也不是解不开,只是代价太大,常常被人们忽略罢了。

【我就是要烂尾你打我呀】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24 )
  1. 威廉王子两只村口一棵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三娘你不该拿枪出来啊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