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篇复健x

#本来是歌词梗,写着写着就跑题了,然后就不知道是什么了(ni
#日常复健日常失败
#欧欧西预警qwq

他斜躺在床头盯着百叶帘上的缝隙,阴暗的光影从一连串的间隙中透露进来,在墙壁上印出千奇百怪的模样。老旧的电视机在墙上投影出一片片模糊的色块,主持人带着虚假的面具提醒市民注意路面安全。空酒瓶乱七八糟地堆在房间各个角落里,他无心收拾,只是沮丧地,颓废地,绝望地,沉浸在自己长满潮湿苔藓的井里,一口落坐在荒郊野岭,无比狭隘的井。菌丝在井底肆意生长,散发着腐烂的味道,将他包裹起来,困在角落,慢慢吞噬。

再过几个小时太阳将冉冉升起,把所谓的希望与光明带到人间。再过几个小时街坊邻居会推开家门,开始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。再过几个小时小贩的吆喝声会在楼下响起,努力地工作,以此供养不知有几口人的家庭。他再过几个小时年龄与他相差无几的学生将背起沉重的书包,在阵阵朗读声中机械而麻木地记下老师所讲的重点。

再过几个小时,他还会坐在这里,迷茫地思考那些他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,眼前浓重的迷雾使他在原地彷徨着,看不清,走不出,徒劳的在谷底徘徊。

他平静坐到窗边向下望去——是破旧的水泥路,是楼下安全窗上铁锈的痕迹,是缝隙中遗留多年的污垢,是嬉笑打闹的孩童,是拎着菜篮的大妈,是即将到来的解脱——他一跃而下。耳边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夹杂着恶毒的窃窃私语,一张张凉薄的面孔将他围住。人类脆弱的肉身在猛烈撞击下逐渐失去生命迹象,猩红色的温热液体沿着路面冰冷纹路蔓延。半阖上眼睛,真好,他如是想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梦中惊醒,慌乱半晌。

他僵硬地躺在床上,陷在柔软的被褥里。冰冷黏腻的汗水打湿了T恤,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,缓缓平息急促的呼吸。拿起手机看眼时间,凌晨的街上仍然能听到野猫野狗的叫声,在本应一片死寂的黑夜里格外刺耳。舔舔干裂的嘴唇,抬手按压传来阵阵钝痛的额头。侧过身子看向旁边那人的睡颜,乖顺而无害,像条毛质顺滑的黑色家犬。将额头靠在那人肩膀上静静地思考着,直至夜尽天明。

拉开百叶帘,刺眼的晨光撒在卧室里,为空气中的浮尘镀上一层金光。床上那人紧闭着双眼,翻个身窝在被子里不愿起来。他坐到床边揉揉那人毛糙的短发,凑到耳边叫他起床。

“该起来了,今天还有活动呢。”

那人眯着眼睛看他,微微起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,心满意足地躺回去。

“早啊,赵先生。”

他笑起来。

“早啊,孟先生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多年后他仍记得那天。

他原本下定决心要放弃生命的那天。

『你幻想过一万次死亡,你见到一次死亡的时候,你才知道什么是死亡。』

那天他打开窗户,坐在窗户上从四楼向下看。楼下的水泥地像个不知通向何处的漩涡,召唤着他,欢迎着他,为他的到来载歌载舞。

『其实我特别怕高,坐在那个窗口上边往下看,我一点恐惧感都没有,我觉得我在解脱。』

『我觉得如果我下去了,我这辈子,太棒了。』

手机里的电台还在放着歌,他听到一首不知名的英文歌,也没有太听懂歌词的意思,只觉得每一个单词都结结实实地打在心里。他突然觉得想哭一场,从窗户上下来靠在床头,蜷缩着抱住自己。




感谢看到这儿的小可爱w

评论
热度 ( 3 )
TOP